机械密封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机械密封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设施不达标却野蛮生长9成社区养老无照驾驶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21:01:48 阅读: 来源:机械密封件厂家

设施不达标却野蛮生长 9成社区养老“无照驾驶”

11月19日下午两点,80岁的张华老人和往常一样,抱着一个超大的电脑包来到离家不远的北京怡心养老服务中心,与另外十几个老街坊一起学电脑,而这样的日子已经维系了两年。

据记者了解,张华老人有一儿一女,但由于工作忙碌常常无暇顾及,退休后老人的物质需求虽然可以得到满足,但精神需求极度缺乏,自从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开设了电脑课程后,张华老人成了这里的常客。

公立养老院“一床难求”,私立养老院价格太贵,社区养老服务正在逐渐成为我国养老服务的主要模式之一。然而,一面是老人日益增长的居家养老需求,一面却是服务中心无证经营的尴尬现实。《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虽然已进入了“爆发式生长期”,但近九成社区养老中心却处于“无照驾驶”的状态。

社区养老新趋势

面对正在迅速“变老”的中国,无论中央财政还是社会资本都开始助力养老产业;其中,社区养老服务面临破局。

目前,我国大致存在三种养老方式:社会养老、自我养老和社区养老。但随着老年人的增加,社会机构的养老资源已经出现了枯竭,而自我养老越发无法适应社会的发展需要和大多数老年人的生活需要;为此,社区养老逐渐步入了人们的视线,且大有蜂拥而出的态势。

据全国老龄委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突破2亿人,而未来20年这个数字还将以平均每年1000万的速度增加。在“4-2-1”的家庭结构下,居家养老的传统养老方式仍是很多中国老年人的首选,以北京为例,居家养老的比例高达90%,而社区养老恰恰就是以居家养老为主,社区机构养老为辅,在为居家老人照料服务方面,又以上门服务为主、托老所服务为辅的整合社会各方力量的养老模式。

11月19日,记者走进位于回龙观金榜园小区的北京怡心养老服务中心,几个社区的老人正在就餐区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另外一个屋子里,近20个残障人正在制作着自己的手工艺品。据记者了解,这样的全托费用按床位定价,三人间一张床的标准是3600元/月,两人间一张床位的标准是4000元/月,其中均含日常的吃住及护理费用。

“请个保姆一个月也得几千块钱,还不算吃饭和日常开销。”一个老人这样告诉记者。

有需求就有市场,况且,这块市场已成为政府大力推动的主要阵营之一。就在8月份,中央财政部下拨24亿元服务业发展专项资金,支持在吉林、山东等8个省份开展以市场化方式发展养老服务产业试点,社区养老服务便是内容之一。随后,除了上述8个省份之外的地区也嗅到了商机,纷纷大力推动社区养老服务。

记者从11月15日召开的北京国际老博会展览区同样了解到,展位被大量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占据,其中,大部分均是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即将投入使用的新养老服务中心。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很多省份已将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纳入城市规划,比如,北京市政府规划利用约两年时间,使全市的332个街道都拥有至少一所“养老照料中心”。

九成无合法身份

有需求,有政策,但爆发式生长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记者近日采访获悉,近九成社区服务中心难以取得相应的营业执照。

“服务中心成立11年了,但着重养老服务这块也是近几年的事情,服务辐射周边的近十个小区,中心除了具备床位,还为社区里的老年人口提供日间照料、短期托老、上门送餐、文体康乐等多个服务项目。”北京怡心养老服务中心经理秦瑛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时强调,即便设施如此完备且运行多年,但养老这块依然拿不到合法身份。

据记者了解,社区养老服务中心需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向县级以上民政部门申请筹办非营利性或营利性民办养老服务中心,各种审批完成后可以持相关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法人)证书》或《营业执照》等向有关部门办理相关优惠手续。但记者走访多家社区的养老服务中心均发现,由于场地面积有限,已投入使用的均是由社区活动室改建,很多房屋甚至没有产权,所以消防、建设等部门验收不过关,导致在申请养老服务许可证时困难重重。

“有执照和没执照的差别很大。首先,有了执照我们就有了合法身份,有人约束,有人监管,同时,财会制度都会比较规范;其次,能享受国家相应的补贴以及购买项目等优惠政策,否则,光靠中心自身经营,资金缺口会很大。”秦瑛给自己算了一笔账,由于没有合法身份,他们的水电等支出均按商用标准,其中,房屋租金以及人工费用占支出大头,虽然街道给予了部分资金支持,但依然不及支出的30%。

据记者了解,很多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均处于亏损状态,大都通过中心的家政服务以及对外餐饮等收入进行贴补。

“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拿不到营业执照除了硬件设施达不到标准原因外,还有混业经营问题严重等因素,如有的中心既做养老服务,又做家政,同时又兼顾助残等服务项目,这样不利于管理以及独立核算。”11月21日,国家民政部原规划财务司副司长何珊珊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目前尚处于盲目追求数量的阶段,质量管理制度及退出机制依然不太健全,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和影响了养老服务业的健康快速发展。

但是,何珊珊强调,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是养老服务业重点发展的内容之一,这个领域将很快面临整顿和洗牌。

郑州安全警示栏

北京高硫石油焦

郑州外墙泡沫玻璃

江苏客梯